当前位置:首页>金融理财好文分享 > 详情

金融是不是一群不事生产的人,对社会毫无贡献的人,互相对赌的零和游戏?


许多朋友误解,以为所谓的金融,就是一群不事生产的人,一群对社会毫无正贡献的人,互相对赌的零和游戏。其本质和赌场没有区别。

而另外有些人,把金融说得天一般高,似乎主宰了人类社会,好像在整个人类文明的顶尖一般。其他做实业的人都万万不如,都是被支配的奴隶。好像一旦成为金融人士,就能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事实上,真正的金融技术,和种植技术,畜牧业技术,造船技术这类的技术没有太大本质的区别,都是人类为了自身利益的考量,发展出来的技术而已。

金融是不是一群不事生产的人

金融,既不是高大上的,高人一等的特殊技巧,也不是赌桌上,毫无益处的赌博工具。金融,是一种服务,被社会所需要的服务。无须仰视,也无须妖魔化。

我们拿一个很浅显的例子来说事,火灾保险是大家都很容易理解的金融形式。每个人都付一笔钱给保险公司购买火灾保险。如果有人不幸遭受火灾,则能拿到一笔远远超过他支付的钱,从而避免掉火灾带来的经济困境。

对于这单笔交易而言,保险公司是亏损的,然而没有遭遇火灾的人是大多数,这些人的保费只要能弥补掉支付的理赔,则总体上保险公司还是赚钱的。

保险公司要做的是测算风险,大概知道出火灾的概率多大,并且利用大数定律来赚钱。这里保险公司利用到了大数定律来给自己创造利润,这和利用牛顿力学来制造机械是一样的,利用科学家们的发现,来制造工具,创造产品。

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是赚钱的业务,对于每一个投保的个体而言,能够规避掉风险,是真实的需求。整个社会都受益了。

保险公司通过自己的风险测算的专业技能,利用了大数定律所昭示的规律,创造出了金融产品,大家各得所需。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谁生产出了什么实物,但所有人都受益了,并不是一定要制造出一样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才叫有产出。

中国古时候流行重农抑商的意识形态和政策,因为庄家从地里面长出来是实实在在的,而你们这帮商人,不过是倒腾倒腾别人种出来的东西和别人手工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自己什么都没创造,凭什么钟鸣鼎食?一定是窃取了人家的财富。

结果上千年的重农抑商政策直面商业文明的西方列强之时,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谓坐贾游商,这里的商只包含没有土地的商人。真正对商业的全面遏制是宋之后的事情,也是古典中华文明走下坡路的开始。)

交易本身就创造价值,违反直觉,但事实未必符合直觉。因为这个偏见,我们承担了多少惩罚?

企业主本身不干活,干活的都是工人,原料是上游提供的,经过工人的工作后就增值了,然后卖给下游就更贵了,这一定是工人的劳作,企业主就是个寄生虫。

如果说管理也是一种工作的话,有的资本家雇佣职业经理人做管理工作,自己只是持有股份,那就毫无疑问是游手好闲,剥削阶级了。

这样的想法,和财富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汉从土地里刨出来的想法是一致的。企业主为什么创造了价值,是不容易想明白的,是违反直觉的。

投资本身创造价值,违反直觉,但事实未必符合直觉。

将资本家彻底赶走,认为是对社会毫无益处。这样规模巨大的实验,已经用整整一代人血的代价做过了,实验的结果就不多说了。

因为这个偏见,我们承担了多少惩罚?

说回金融,有些朋友也许要问,也许保险业这种将个体的风险集中起来的做法还有点社会价值,难道成天看着K线图,搏多搏空的人,他们开仓平仓,也对社会有益吗?

我再举个小例子,某航空公司善于做服务,但飞机肯定要耗油,石油的价格波动起伏难以预测,怎么办?作为主要的成本之一,完全无法预测,对财务规划是个彻彻底底的灾难。卖出去的票不能说涨价就涨价吧。

这个时候航空公司应该去石油期货市场做多原油期货合约。如果石油上涨,那么虽然航空公司的燃油费用必然开销很大,但石油期货市场上赚的钱,恰好能弥补这个额外的开支。而如果石油下跌,那么期货头寸固然损失了,但燃油费用节省下来,恰好能让期货的亏损被弥补掉。

这样,这家航空公司在期货市场建立头寸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油价成本。不用操心原油涨跌的问题。

本质上,这家航空公司把预测油价的任务,外包给了期货市场里专业的风险承担者们。

分工产生效益,违反直觉,但事实未必符合直觉。

不专业做风险管理的参与者把风险外包给专业的风险管理者,这一点和保险公司如出一辙。航空公司把油价的风险,外包给了自愿承担油价风险的金融机构。

而承担风险的机构,如果能更好得预测价格,则获得社会分工体系给他的奖励,如果他能力不足,则接受社会分工体系给的惩罚。不用领导给你考核绩效,拿真本事说话,向来是市场的风格。

这样经营者就可以把不善于管理的风险外包给专业管理风险的人,从而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是巨大的提升。不仅商品价格的风险可以外包转让,信用的风险也可以转让,利率的风险可以转让,波动率的风险可以转让,现代金融甚至允许你把天气产生的风险也转让。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甚至放出豪言,没有你对冲不掉的风险。

我们现在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给实业经营者的服务者——金融机构管理风险所用的工具而已。但你如果在不了解情况的基础上,突然听到有天气期货这种金融衍生品,配合流行的阴谋论,你一定会以为又是华尔街之狼,捣鼓的赌博工具了。不仅毫无对社会的正贡献,而且还是骗钱的道具。

这种偏见,现在尤为流行。

本身应该规避风险,但偏偏自己要动歪脑筋的经营者当然是存在的,而且比比皆是。笔者接触到了一些非常大型的机构,因为安全原因不能透露太多,该企业作为大型国有外贸企业,为了规避汇率风险使用了人民币掉期合约。

但因为近年来人民币单方向升值的预期比较强烈,该机构违反了规避风险的原则,利用自己手上的合约赌人民币会一直升值。结果今年人民币的汇率反复了几波,冒充外汇市场内行的管理者,遭到了无情的惩罚。

不是专业的风险管理者,就不要外行冒充内行,否则结果只有被吊打,没有例外。市场是不认你的背景和位高权重的。市场上只有盈利和亏损,赢家和输家,残忍如斯。

投资股票也是如此,股票的投资者事实上把资源分配到更加高效的地方去,如果投资的方向正确,社会就回馈他的分配工作,反之则惩罚。

有的朋友可能又有疑惑啦,你说投资给好的企业,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还能说得过去。可市场上有些人做空,把人家企业拖死,更让其他股民受损失,难道这些人也是做贡献吗?

笔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大家对做空者都心怀偏见。似乎做空的都是坏人,在影视剧里如果涉及到金融市场的搏杀,一般都是空头作为反面形象出现。

这也是符合人的直觉的,我们一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做好一件事情,这是令人满意和感觉良好的。做空,把人家弄残掉,好像是坏蛋做的事情。

事实又再一次违反直觉。做空者是市场里必然不可缺少的部分,是良好的市场机制里必须存在的。只有拥有良好的做空制度的市场,才是健康的市场。

没有做空制度的市场必然是个坑骗投资者的市场,而做空者通过自己的知识,让大家能够认清某上市公司欺骗投资者的真相,本身就是对投资效率的重大贡献。

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古怪的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于是将帅出征在外,凡麾下将士有功,就派他们给君王送好消息,以使他们得到提升;有罪,则派去送坏消息,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

大家觉得花剌子模的国王天真幼稚,然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判断事物上,还是会起作用。

做空者,就是个播报坏消息的信使,不受人欢迎。当然我们知道,做空机构本身只是说出问题的人,并不是问题本身的制造者。可我们仍然不喜欢他们。

当然,做空者的绩效必然也是受市场的奖惩的,如果你做空了本身质地良好的企业,那么必然遭受到严酷的惩罚。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交易行为负责,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水平获得市场的奖惩,来评价你对社会的贡献。

市场交易本身,能把对你无用甚至有害得东西转移给对该事物有价值的人手上去。金融市场也不例外。为了更好得管理风险,我们需要更多的工具来帮助我们获得社会整体效益的增加。

这里再打一个比方,实业生产好比是汽油,保证整个经济机器的能量产生的根源。而金融业好比是润滑油,使得资金融通,风险分散,分工管理。金融金融,资金融通是本职工作。

没有润滑油,汽油的燃烧效率大大折扣,机器依然能跑,但效率非常低下。而如果大量的资源涌入金融,好比一台机器只有润滑油,没有汽油,没一个人做实业,经济体自然是无法转动的。

好的机器,必然是汽油和润滑油的比例恰当的。

在售信托资管理财产品
热销理财产品 更多>>
信托产品预约流程
点击预约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