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金融理财好文分享 > 详情

揭开投行薪酬的面纱


投行薪酬


20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在伦敦金融城某写字楼里,我从办公桌边起身,胳膊下夹着一些文件,步履沉重地走向复印机。

揭开复印机的盖子,我发现了一张有趣的纸,这是身居要职的某人不小心落下的。上面写着我所有同事的名字,旁边是拟发给他们的奖金数据。这太让人激动了。

所有的研究分析师都将在接下来的一周获悉他们的年度奖金数。大多数奖金将会影响到弥漫在银行家中间的自信气氛——当事情恰如他们所意料的那样发展时,他们就会感到这种自信。如果你传播的是令人失望的奖金数,人家可能觉得你不行;同样,如果你表现得似乎对结果较为可喜感到吃惊,那么你的老板就会断定,他们给的奖金超过了你应得的。

当时我忍不住想把名单贴到墙上。那样我就会看到知道的人越来越多,直至传遍整个楼层,这些信息慢慢就会发酵成谣言、八卦和抱怨,从而引起混乱。这些秘密是投行里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知道的。最终,我自己保留了那份名单。

汇丰(HSBC)首席执行官欧智华(StuartGulliver)似乎就是一位不遗余力保守自己奖金秘密的银行家。欧智华本周表示,他执掌亚洲投资银行部门的时候,在汇丰的瑞士私人银行拥有一个薪资账户,以免被同事知道自己的薪资水平。

欧智华表示,当时是上世纪90年代末,汇丰在香港的交易系统允许所有人查看同事的银行账户。而瑞士账户是通过一家巴拿马公司持有,从而可以规避其瑞士同事的查看。大多数幸运爬上欧智华那种职位的人都希望对自己的薪水保密。但这种做法是正确的吗?

投行业古怪的一点是,地位是一种看不见的无形资产。几乎所有人都在开放式办公室工作,用着相同的电脑、相同大小的办公桌面和相同的椅子。个人办公室非常少,占有它们的人常被戏称为不必要的“间接管理费用”项目。

投行业没有公司汽车,几乎也没人开车上班,因此没有顶级停车位,也没有可以看出尊卑次序的地下停车场。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得到秘书的支持。

薪资的确是唯一可以将银行家分出三六九等的。然而这是一个受到严密保守的秘密。这或许解释了为何调查经常发现,银行界人士感觉他们不受重视,也不满意自己的工作。没人知道,他们在自己上司眼里的价值与其他人相比高还是低。

当我攥着那份名单站在复印机旁的时候,我所需要的只是一枚图钉来把秘密公诸于众。想象一下,如果银行在我做出这种叛逆行动之前公布所有人的收入会怎样?结果将取决于披露的内容。

如果它公布的是被雇员认为不公平的薪酬方案——这或许暗示了有一批人受到了关照——结果必然激起不满,但如果随后能改变这种做法,那么这或许不是什么坏事。

另一方面,雇员可能会因此相信,他们所在的公司真的实行其领导人宣称的任人唯贤政策,工作表现好的确会有更高的回报。透明度可能有助于发展一种更稳健的企业文化和消除不公平的薪酬做法——银行业将渴望做到这一点。

可能还有另一个益处。收入增长停滞的投资银行渴望控制成本。这意味着银行家们需要接受较低的薪水,但也要求员工改变行为——减少坐飞机出行,使用公共交通,甚至选择黑白复印,而非彩色复印。

在薪资保密情况下,这种降薪更难令人接受,你会怀疑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对待。如果高级银行家能够证明,他们自己为减支努力做出了贡献,其他人将更愿意效仿。

然而,如果一家投资银行及其董事会敢于打破常规,破除金融业的保密誓言,那它们是勇敢的。或许更可能的是,如果有员工发现一份文件,然后用图钉把它完整地公诸于众,那他就是勇敢的——不管怎样都比当年的我勇敢。

本文作者是一名银行业顾问,曾担任股票研究分析师逾20年

在售信托资管理财产品
热销理财产品 更多>>
信托产品预约流程
点击预约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