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金融行业开发客户 > 详情

揭秘金融业生物链的最顶层


导读:在金融业,对冲基金HedgeFund才算是厉害的,对于投行IBD那帮人来说Private Equity才是更高的平台,但这些在真正的大佬眼里,都Too Young Too Simple。

金融业生物链的最顶层对冲基金

以前觉得GoldmanSachs和Morgan Stanley很牛,其实最后发现还是那些创业者最牛(即使他也许只是一个乡镇企业的老板),他们才是社会丛林中真正的幸存者,他们创造的价值和所得的收入远远大于看似光鲜实则卖命辛劳的投行家们。个人同意高盛在华最大成就之一就是养活了一堆写书的。

总的来说,顶级学校的中上流学生是投行员工的主要来源,但真正最顶尖的学生通常很少有去投行的。投行家能过上远远优越于常人的日子,但成规模、成产业链的实业集群才可真正让人进入世界商业(甚至是权力)的最顶层。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无论是投行家还是对冲基金交易员,有多少个金融系统的人能进入全球顶级巨富的?

巴菲特说过:‘对于金融来说,规模是利润的毒药’,而对于实业来说,规模则是利润的催化剂。理解不了欧美财团和日韩财阀,你很难从里去明白投行最开始存在的真正意义和每一家投行、咨询公司、甚至是学术机构在他们所处的财团里的真正角色。

以最近比较流行的手机业来说,对于控制了产业尖端的大财团们,中国手机行业的快速崛起对德州财团的芯片业和日韩财团的Solution provider business到底是竞争关系还是上下游的合作关系?小米们要真牛逼到天了,也用不着整天比赛谁先拿到高通的最新处理器吧。毕竟研发一代微处理器需要的不仅仅是巨量的资金投入,也有几十年的行业耕耘和所处德州美国航天基地带来的技术积累。

不过20世纪末期开始,美国西海岸高新产业的崛起,极大地影响了美国财团的力量均衡。西海岸也逐渐发展起具有其产业特色的金融融资渠道了,从以前的完全依赖东海岸财团控制的金融渠道(以华尔街为代表),到与东海岸的传统金融渠道形成了早晚期融资(天使-风投-发股 -发债)各有专攻、互补共赢的利益交叉关系。

当风投这种西海岸特色的新兴金融渠道的力量足以聚集成财团后,以红杉资本为代表的沙丘路财团已经开始进行宽远视野的产业布局了。你真当他家风投扶持出来的企业都是因为巧合而形成产业链和产业网的?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啊。

除了商业的力量,财团还能登上权力的顶层食物链。洛克菲勒财团在70年代遇到发展瓶颈的时候,其时任掌门人、大通银行(也就是现在摩根大通的前身)董事长的弟弟Nelson Aldrich Rockefeller非常恰好地被提名为了美国第41任副总统,推动了中美通商的进程。

(来个旁证,NelsonRockefeller去世的第二天,1979年1月30日,宋美龄函电蒋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前副总统洛克菲勒昨晚逝世彼在三年来台代表美国政府吊丧余意应有一团体在台北发起一盛大追悼会另台北市政府及市议会应命名大通衢为洛副总统路以志我对其弟大通银行董事长与‘匪’建商之别以志我必友之此乃我中国传统之美德也母)

如果大家还有困惑的话,可以留意一下美国金融题材的电影,每一家投行顶层都有一块偶尔用到的停机坪,遇到关键时刻,总会有一些比剧中投行老板更加大佬的神秘人物乘坐直升飞机突然降临,指点投行的Par们做这做那。

算来算去,无论对冲基金的交易员以及高盛的投行家最终能拿再多的工资,其实和大家一样都是打工的,只是打工有高低之分罢了。打工本身没错,但是刚入门的小朋友若是没有自知之明且自我感觉良好般傲娇,那就是你不对了

当然,通过对冲基金交易员这个报酬丰厚的金融岗位快速积累第一桶原始资本也是许多大佬们的事业起点。交易员的职业发展路径通常为:Clerk,Junior,Senior,Partner,四十岁前把钱挣够离职去读MBA,然后转身去做企业高层\投行高管/创业/咨询业/慈善\从政。

信息来源:自身行业经验、与MIT斯隆商学院MBA学生交谈(据他说,MIT斯隆商学院的录取对波士顿财团的人有照顾。其实在美国,不同的大学,尤其是顶尖私立大学,都傍着不同的大腿)、飞机上同波士顿财团决策层的搭讪(个人觉得国际航班是最好的搭讪场所)

相关阅读
在售信托资管理财产品
热销理财产品 更多>>
信托产品预约流程
点击预约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