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 详情

中信信托出事了 中信信托兑付拉响警报


中信信托出事了中信信托最近频繁踩雷,多款项目曝露出信托兑付危机中信信托出事了源于中信信托和中国工商银行一个金额5亿元的信托项目: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号、2号项目(以下简称中信·古冶信托)。此信托产品已经逾期3月有余,未兑付投资人本金及利息。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曾以《涉矿信托再曝兑付风险 中信“踩雷”5亿古冶项目》为题对此进行了独家报道。

近日,中信信托提出第六套解决方案,建议中信信托与工行双方按照50:50比例共同出资收购投资人信托受益权,以缓释信托计划流动性风险。

截至记者发稿,中信信托在这一解决方案上并未与工行达成一致意见。

针对中信信托称项目完全由工行主导、6套解决方案均未与工行达成一致等说法, 工行山西分行6月7日声明称,“工行山西分行为该信托计划的资金代收付银行,只负责信托资金归集和支付,不承担本息偿还、担保和纠纷处理的责任”。

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这个项目到底算谁的,中信信托的说法是其只是担当了“通道”角色,项目是工行主导。工行方面6月7日给出的说法则是,项目是中信信托向工行推荐的。

据公开文件,这笔5亿元的信托项目名为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由中信信托发起设立,工行山西分行包销, 项目投向是山西古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该计划期限原为2年,按照合同约定可延长1年,信托受益权预期收益率为8.5%至11%/年。其中,1号信托受益权信托(古冶1号)本金2.3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3月8日;2号信托受益权信托(古冶2号)本金为2.7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3月31日。但由于古冶集团暂时无力偿还全部信托金额,目前,项目两期均已违约三个月了。

按照此前的一些例子,由于中国还未脱离“刚性兑付”的惯性,信托项目即便违约,投资人也不会亏损本金,大多由政府协调企业和金融机构联手来实现兑付。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中信信托与工行似乎闹翻了。

6月5日,中信信托曾向中国信托网表示,已经向工行提交了包括1:1共同收购信托受益权在内的6套重组方案,但未和工行达成一致。未来仍不排除启动司法程序解决兑付危机。

中信信托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公司扮演的是银信合作的通道角色。

该公司业务总监冯为民称,该计划的整体融资战略和具体方案由山西工行为其战略级客户古冶集团专门筹划、设计,而中信信托按照一般银信合作的尽职调查流程展开了前期尽调。

对此,工行山西分负责人的表述是,古冶1号、2号信托计划是由中信信托向工行山西分行推荐的,而非有些消息所说是工行向中信信托推荐的。

上述负责人介绍称,在古冶1号、2号信托计划中,中信信托是受托人,投资者是委托人,双方签订信托资金合同构成相关法律关系,中信信托作为受托人基于专业、审慎、尽责的原则自主管理、运用和处分信托财产,并按照合同的约定分配信托财产收益。

工行并在声明中特别提到:中信信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信托公司,要切实承担起受托人责任来,不能把不切实际的重组方案作为信托计划延期兑付的理由。

以下为工行声明全文:

针对媒体报道称“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未按期兑付的情况,中国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相关负责人今天在接受记者问询时表示,该行作为信托计划的资金代收付银行,将始终把投资者利益置于首位,积极配合受托人中信信托化解信托风险。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在古冶1号、2号信托计划中,中信信托是受托人,投资者是委托人,双方签订信托资金合同构成相关法律关系,中信信托作为受托人基于专业、审慎、尽责的原则自主管理、运用和处分信托财产,并按照合同的约定分配信托财产收益。工行山西分行为该信托计划的资金代收付银行,只负责信托资金归集和支付,不承担本息偿还、担保和纠纷处理的责任。

这位负责人指出,古冶1号、2号信托计划是由中信信托向工行山西分行推荐的,而非有些消息所说是工行向中信信托推荐的。

2011年山西古冶下属子公司山西古特金铸造有限公司开始兴建“年产20万吨高端精密铸件项目”,同时古冶集团下属的黄草沟煤矿开始技改,古冶集团急需项目建设和煤矿技改资金。

为此,古冶集团与上海度太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进行了接触,希望其帮助解决资金问题。该负责人向中信信托天津分公司介绍了古冶的情况,中信信托天津分公司经过尽职调查并与古冶集团充分沟通协商后,达成一致意见,由中信信托设立古冶信托计划,为古冶集团提供信托贷款。

此后,中信信托一位负责人找到工行山西分行,希望工行作为此信托项目的资金代收付银行。2011年12月,中信信托召开内部评审会审查通过了古冶信托贷款计划。工行山西分行根据与中信信托的协议成为资金代收付银行。

对于有报道对工行山西分行在这一项目中收取了较高的费用的质疑,这位负责人表示该行根据与中信信托签署的代理资金收付协议、资金保管协议和资金监管协议收取约3.5%的费用,是符合当期市场同业收费水平的。

据了解,当时信托公司如果不通过银行渠道发行,而是通过自有渠道或是第三方理财公司销售信托计划,其渠道费用也在4%左右甚至更高,因此收费费率不能成为界定法律责任的依据。

这位负责人表示,在古冶1号、2号信托计划到期前,中信信托作为受托人制定了兑付计划,但一直未见实质性具体行动。

工行山西分行作为资金代收付银行始终积极支持、配合中信信托开展兑付准备工作,在得知信托计划延期兑付后,工行山西分行主动与中信信托联系,并提出召开由融资方、信托公司、银行、客户代表参加的座谈会,督促各方共同努力推动信托计划兑付。

中信信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信托公司,要切实承担起受托人责任来,不能把不切实际的重组方案作为信托计划延期兑付的理由。

工行中信信托古冶信托项目介绍:

古冶集团是山西规模较大的大型民营企业,主要从事无烟煤、铁矿石的采掘与加工、冶金铸造等业务。

2011年,古冶集团下属子公司山西古特金铸造有限公司开始兴建“年产20万吨高端精密铸件项目”,同时古冶集团下属的黄草沟煤矿开始技改,古冶集团急需项目建设和煤矿技改资金。为此,古冶集团与上海度太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进行了接触,希望其帮助解决资金问题。

中信信托天津分公司经过尽职调查并与古冶集团充分沟通协商后,达成一致意见,由中信信托设立古冶信托计划,为古冶集团提供信托贷款。此后,中信信托一位负责人找到工行山西分行,希望工行作为此信托项目的资金代收付银行。2011年12月,中信信托召开内部评审会审查通过了古冶信托贷款计划。工行山西分行根据与中信信托的协议成为资金代收付银行。

这个由工行山西分行推荐且全部包销、中信信托设立的规模5亿元的产业链信托产品,最终命名为“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信托计划),募集到的资金作为贷款向山西古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古冶集团”)发放,用于“年产20万吨高端精密铸造项目一期工程”和“铸造产业链上游的黄草沟煤矿技改工程”建设。

该计划期限原为2年,按照合同约定可延长1年,信托受益权预期收益率为8.5%至11%/年。其中,1号信托受益权信托本金2.3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3月8日;2号信托受益权信托本金为2.7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3月31日。

信托公告显示,由于铁矿石、铁精粉等价格大跌,企业出现资金周转困难。截至1号信托受益权到期日2015年3月8日,古冶集团应偿未付1号信托受益权贷款本金2.162亿元,应付未付1号信托受益权贷款利息约2933.6万元;而2号2.7亿元的本金,仅到账1620万元及相应利息。

5月28日起,中信信托委派专人进驻古冶集团。按照与企业的协商,中信信托设置专门还款账户,让企业按日将经营收入的20%打入该账户,目前企业已还款数百万元,但这个数字相对未偿付金额而言,仅是杯水车薪。

“通道类”业务指的是信托公司没有主动、系统地进行项目开发、产品设计、交易结构安排和风险控制措施,不直接、亲自参与信托资产管理的业务,这类业务仅仅是将外部资产通过信托合同的形式在信托公司履行一个文件性流程,业务回报率极低。通道类业务对于信托公司来说虽然回报率很低,但可以帮助信托公司做大资产规模。通道业务的主要形态曾经是银信合作,因为银监会的叫停,银行转而与证券公司开展银证合作。

中信信托出事了, 中信信托兑付已经拉响警报,中国信托网将时刻关注次事件的发展。此时工行回应“中信古冶”诘问:将依法积极维护信托投资人合法权益
 

在售信托资管理财产品
热销理财产品 更多>>
信托产品预约流程
点击预约产品